“28歲,我媽給我標了個跳樓價”

    2019年1月21日,2018年人口數據出爐。

    生育率下降的同時,男女比例差異也讓人一顫: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截至2018年年末,從性別結構看,男性人口71351萬人,女性人口68187萬人,總人口性別比為104.64(以女性為100)。”

    男性比女性整整多出3164萬人。

    單身女人們也疑惑不解:“多了3000多萬男人,為什么老娘還是單身?”

    一個旅居中國的美國女記者用整整五年,采訪了許多單身女人。

    她跟這些女人聊困境和選擇,聊社會變化對她們生活的影響……

    聊完所有這些后,她寫了一本書——《單身時代》。

    一、“我媽喜歡的,我都不喜歡”

    張梅來自哈爾濱。

    父母說好給她7年時間在北京闖蕩,可不到3年就反悔了。

    每次回家探親,總有人不停告訴她,她以前哪個高中同學結婚了,哪個連孩子都有了。

    她不羨慕,她媽羨慕。

    張梅父母在一棟單元樓里住了30年,鄰居全是單位同事。

    每年張梅過年回家,至少有一個鄰居會突然走出來,詢問她的戀愛狀況和種種隱私。

    她說:“是鄰居們讓她感到了社會壓力。”

    天氣好時,張媽出門訪友會探聽到無數訂婚、結婚、生孩子的消息,就會立刻打電話給張梅催婚。

    張媽:周末要做什么?

    張梅:放松放松,買點東西,讀讀書,上網看幾部電影。

    張媽:你要是有男朋友,就會有人陪你逛街了。這對你的身體有好處,你也用不著花自己的錢了。

    張梅:媽,你說什么呢?

    張媽:你為啥不去上班?不上班能掙錢嗎?

    張梅:媽,你想讓我一周7天都上班嗎?要是那樣的話,我連花錢的時間都沒有了。

    張媽:沒有男朋友,就是有時間也沒什么意思。你最好還是先攢錢吧。

    不是張梅不想找男朋友,北漂生活中,跟她打交道的都是已婚男人。

    她也嘗試著網上交友,但沒有一個給她回過信。

    張梅硬著頭皮參加了母親安排的相親,張梅和媽媽、媒人、男方和男方媽媽五個人圍在一個桌子上,吃了一頓尷尬的飯。

    最后誰也沒看上誰。

    對張梅來說,男人沒房也沒關系,她更想要一個能和她開心生活,一同奮斗的男人。

    但對張梅媽來說,這不可能。

    每天,在無數個北漂姑娘身上,發生著一模一樣的故事。

    父母一輩子生活在小城市,在他們心中,有物質保障的婚姻才是幸福的必須指標,家長因此把物質條件看得過高,甚至當作唯一標準。

    但他們的下一代在經濟上獨立。

    金錢并不是這些單身男女們急切需求的東西,他們更想要找共鳴,獲得理解,想要擺脫寂寞。

    二、“相親大會,把我直接勸退”

    社會多姿多彩,各種外出交友活動遍地都是,可相親仍然是單身男女認識的主要途徑。

    太多人都承受過相親的“折磨”。

    35歲的王蓓蓓參加了一場相親大會,男男女女把貼滿個人資料的紙板圍得水泄不通。

    每個人都在聚精會神地看著那一堆彩色小紙片,看不清楚的還拿手機鏡頭放大去看。

    明明真人就在身邊,大家的注意力卻全聚焦在了冷冰冰的紙條上。

    “你多大了?”一個男人突然問身邊的女人,連句“你好”都沒說。

    那個姑娘感到難堪,什么話都沒說就消失在人海中。

    除了婚戀集團,“野生”公園相親也是一個大城市的特殊景色。

    某公園就有個著名的長輩“相親”角。

    里面的相親鄙視鏈有些令人咋舌。

    外地戶口的不如本地的,年齡大的不如年齡小的,沒房的不如有房的。

    連生肖屬相都有歧視。

    舍本逐末的相親,完全忘了這些“條件”背后的真人是什么樣子。

    他們的性格、愛好、價值觀……這些讓人真正步入戀情的要素被一一忽略。

    最后的結局也往往是以尷尬收場,兩個人默契地不再聯系對方。

    三、太聰明的女人讓男人害怕

    剛剛27歲的馬瓊,是耶魯大學碩士、法學博士。

    這樣優秀的女孩,卻被父母嫌棄。

    馬瓊外出約會,母親認真對她說:“你笑的時候要小心!”

    父母都認為,只要女人表現出來自信、老于世故、有魅力,男人都會覺得這樣的女人不會是個好妻子。

    這話有一定道理。

    中新網發布的《人口與勞動綠皮書》數據現實,2010年,女研究生的結婚率就已經下降到50%以下,25~34歲下降尤其明顯。

    而不少男性都樂于找事業學歷比自己低的女性談婚論嫁。

    有接受采訪的35歲中國投資銀行家說:“我們希望自己的妻子像原味酸奶。”

    然而,女性受教育程度不斷提高,在這樣的社會變化中,“上嫁”正逐漸喪失吸引力。

    后來,馬瓊帶著爸媽的囑托去相了一次親。

    她特意換下了開襟羊毛衫,穿上了一件素雅的毛衣,帶一條圍巾,將胸部遮掩起來。

    整個過程,她都小心翼翼讓那位男人多說話,自己對任何話題都裝出一副感興趣的模樣,回答的時候則要帶著一副驚愕的神態,滿足男人的虛榮心。

    她的約會非常成功,男人感覺很好,但馬瓊的心情卻糟透了。

    她不想再這樣委屈自己。

    四、不會撒嬌怪我么?

    《心理學》雜志曾提過這樣一個觀點:撒嬌是每個中國女人必不可少的交際手段——會撒嬌的女人才能讓男人高興。

    還是那個耶魯高材生馬瓊,周末和老朋友們聚會。

    大家一致認為:馬瓊找不到男朋友就是因為她不會撒嬌。

    于是,馬瓊開始千方百計學習怎么撒嬌。

    她照著視頻學習,找朋友練習,可惜朋友覺得馬瓊像一只消化不良的馬戲團小笨熊。

    最后,她決定向一個叫做艾薇的“職業情人”請教。

    艾薇把女人味發揮到了極致,還用此在幾個男人之間蹁躚,和他們同時保持著親密關系。

    可馬瓊完全不贊成這樣的關系:我可以用保持尊嚴的方式養活我自己。

    兩個人不歡而散。

    “職業情人”艾薇開著豪車飛馳回家,馬瓊坐著朋友的電摩托冒著寒風顛簸著往家趕。

    雖然殘酷,但很多男人在婚戀中的尋求其實非常明確。

    如果男人在工作環境外感到被尊重和需要、被高看一眼,自然更容易收獲心理安慰。

    而個性稍強些的姑娘,自己能搞定一切,就不愿也不屑依靠別人解決問題,極少示弱也因此很少被保護。

    五、如果結婚會讓生活變得一塌糊涂,還不如不勉強

    艷艷未婚先孕,孩子爸爸是她的老鄉,教育水平不高,工作普通。

    她喜歡孩子,也想結婚,孩子有了,結婚成了理所應當的事情。

    他們一起照了結婚照,未婚夫光是禮服就換了三套。

    艷艷從懷孕開始就忌了口,不吃辣的,不吃涼的,每天早晨堅持吃一個煮雞蛋。

    懷孕三個多月時,胎兒卻查出先天心臟缺陷。

    他們就這樣失去了一個孩子。

    但艷艷發現,她的未婚夫并沒有表現出來太大的痛苦,反而無動于衷。

    艷艷無法接受丈夫的冷漠,提出了分手。

    在家修養三個月后,她到北京攻讀碩士課程,開始了在大學兼職的新生活。

    她剪了新發型,穿上顏色鮮艷的衣服,快樂有活力。

    艷艷開玩笑,“我又變成剩女了。”

    但她又補充了一句,“不過這對我來說是個更好的選擇。”

    嫁過去受盡委屈,還不如當個瀟灑的單身女人。

    單身時代來臨,但或許不會持續太久。

    美國當年也出現過這樣的問題。1990年,美國女性受教育程度越高,結婚比例就越低。

    但截至到2008年,40歲以下的白人女性里,教育程度造成的婚姻差距已經消失。

    這或許是個堅實的先例,中國受過良好教育的女性未來不會再因為事業、教育程度而被婚戀市場排斥。

    家庭分工也不會再給女性一些死板的限定,讓這些注重生活質量的女人們不再排斥婚姻和戀愛。

    遇到合適的愛情,是驚喜和幸運;暫時沒遇到,也無需焦慮不安。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茂林之家  > 親情婚戀家庭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沒結婚的理由
解讀當下婚戀生態:剩女承受更大社會壓力
女人的最高境界,找一個“長途車男人”– 信義無價008
你人生的精彩不該僅僅是穿上婚紗的那刻
女性婚戀十大情感法則
青島單身男女過年逼婚壓力全國第一!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广西双彩24选7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