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從火焰山歸來的詩人,到達了遠方,卻依然思念家鄉……



這位從火焰山歸來的詩人,

到達了遠方,卻依然思念家鄉……



大老振


話說當年美猴王齊天大圣孫悟空大鬧天宮,一腳踢翻了太上老君的煉丹爐,有幾塊火炭從天而降,落在吐魯番,形成了火焰山。


《西游記》中說火焰山有八百里火焰,若過此山,就是銅腦蓋,鐵身軀,也要化成汁。


在唐朝,有位詩人曾經到過這里,他沒有被化成汁,還為后世寫下了這樣的詩句:


經火山

火山今始見,突兀蒲昌東。

赤焰燒虜云,炎氛蒸塞空。

不知陰陽炭,何獨燒此中?

我來嚴冬時,山下多炎風。

人馬盡汗流,孰知造化功!


他的詩告訴我們,事實雖沒有小說描繪得那么夸張,但真實的火焰山的確奇熱無比。


火焰山并不是因為它向外噴火才叫這個名字,而是因為它主要由中生代侏羅紀、白堊紀和第三紀的赤紅色砂、礫(lì)巖和泥巖組成、看著像團團烈焰在燃燒而得名。


那么,這位在火焰山寫詩的詩人是誰,干嘛大老遠跑到這最熱時地表溫度高達七十攝氏度的鬼地方?


莫非他遠方的夢想,就是,去……西天……取經?


1


有的人去遠方,是為了心中的夢想;有的人去遠方,則是因為在原來的地方活得太不爽。


他叫岑參,唐朝著名的邊塞詩人。


一提起他的名字,估計很多人腦子里都會冒出他膾炙人口的詩句: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用春花比喻冬雪,把寒冷的冬天寫出春天般溫暖的感覺,古往今來,唯岑參一人而已。


輪臺九月風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

隨風滿地石亂走。


這描繪,簡直就像是《西游記》中的黃風怪,它一出場,就昏天地暗,那風發瘋似的吼叫著,斗大的石頭,竟然被吹得滿地滾動。



這么有才的一位詩人,不好好在京城里做官,非要到要么熱死人要么凍死人的“遠方”,為什么呢?


我們先來花兩分鐘的時間了解一下岑參。


漢語里有個詞語叫做“富貴”,有錢叫“富”,有權叫“貴”。


只富不貴、只貴不富,都不是理想狀態,要不干嘛把這兩個字連用呢?


岑參就屬于“只貴不富”的情況。


他的曾祖父岑文本是唐太宗時期的宰相;


伯祖父岑長倩是唐高宗時期的宰相;


伯父岑羲是唐睿宗時期的宰相。


一門三宰相,多么風光啊!


誰知道,一夜之間,岑門敗落。


因為伯祖父反對武則天立武承嗣為皇太子,被誣陷謀反,他本人連同他的五個兒子被殺。


伯父因為參與太平公主的政治活動,也被殺害,家族數十人被流放。


岑參頭戴貴族的帽子,卻沒有享受過一天貴族的待遇。


岑參很尷尬。


除了出身尷尬,如果你問岑參是哪里人,他也會很尷尬。


中國人歷來都很重視“根”的概念。你出生在哪里、籍貫在哪里、生活在哪里,總是要有“根”的。


可是岑參很難說清楚他的根在哪里。


他們家很早就從南陽(今河南新野)遷到了湖北江陵,按照“籍貫就是出生時祖父的居住地”這個說法,他應該算是湖北人,可是他一天也沒有在湖北生活過。


他出生時(開元三年,715年),父親在仙州(河南平頂山葉縣)做刺史,他生在了河南。


6歲時,父親又去晉州(今山西)做刺史,他跟著父親又到了山西。


在山西長到14歲,父親去世,他跟隨母親來到河南王屋山,住在祖上留下來的一所別業“青蘿舊齋”里,一年后來到嵩山南,這里也有岑家祖上留下來的舊草堂。


岑參就在這里度過了他的少年時代。


29歲之前,基本就在河南洛陽、開封、新鄉附近游學,也會時不時地去趟長安。


你說他算是哪里人?



岑參自己尷尬,對于我們這些后世的人,看到“岑參”這兩個字的時候,也會有點小尷尬。


這個有點拗口的名字,姓是平舌音,名又是多音字,一不小心就會讀成:陳深、陳餐、岑餐。


正確讀音應為:cén shēn。


促使岑參下決心離開的,是另一個尷尬。


他29歲以第二名的優異成績考中進士,30歲時做了個兵曹參軍的小官,只是管管兵器庫的鑰匙、傳達一下上級的命令而已。


貴族,第二名,管兵器庫的鑰匙,傳達命令。


真是諷刺啊,太不爽了。


岑參怎么可能甘心就這樣庸庸碌碌生活一輩子呢?



2


對生活不滿卻不知道出路在哪里,方法只有一個:發展人脈,和優秀的人交朋友。


岑參之前一直沒有參加科舉考試,就是因為內心的“貴族情結”在作怪,希望結交權貴走單招。


后來認識了一個朋友,這個朋友勸他放下內心的高傲,一定要去參加科舉考試。


這個朋友,就是寫下“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的邊塞詩人,人稱“七絕圣手”、大名鼎鼎的——王昌齡。


岑參覺得很有道理,為了考試方便,他馬上舉家搬到終南山的高冠谷,并喊出了一句豪言;


功名須及早,歲月莫虛擲!

(《送郭乂雜言》


誰知結果只做了個從八品下的比芝麻官還小的小公務員。


岑參很失望很失望,甚至想辭職不干,過神仙般的隱居生活去也。


可是,辭職之后靠什么生活呢?


只緣五斗米,辜負一漁竿。

(《初授官題高冠草堂》)


反正工作清閑,有的是時間,那就繼續交朋友。


已經到了優秀人才扎堆的地方,還怕交不到優秀的人做朋友?這就是為什么要去大城市發展的意義。


交朋友有三種方法。


第一種:在家里請客吃吃喝喝。


第二種:去別人家里吃吃喝喝。


第三種:去酒館茶樓吃吃喝喝。


在吃吃喝喝中聊天氣、聊美食、聊八卦、聊詩歌、聊人生,話不投機的下次不和他吃吃喝喝,聊得來的接下來繼續吃吃喝喝、玩玩樂樂。


岑參就這么吃喝玩樂了三年。工資反正就那么點,投什么資?理什么財?


交志同道合又優秀的朋友就是最好的理財。


事實證明,岑參是對的。


他交到了一個改變他一生命運的好朋友。


這個朋友,就是唐朝赫赫有名的大書法家——顏真卿。


岑參很喜歡顏真卿的書法,顏真卿很欣賞岑參的才華,經常在一起互拍馬屁,他們還都很喜歡王昌齡的詩歌,對邊塞生活充滿了向往。


好朋友就是要互相吹捧,共同進步。


機會來了,顏真卿要去西域向名將高仙芝宣讀圣旨,來向岑參告別。


岑參立刻熱血澎湃起來。


他看到了希望。


在唐朝,博取功名的出路已經不僅僅是“做官”這一條了,疆域的擴大,政策的導向,已有不少文人決定走“棄筆從戎”這條路。


連王維都去了邊塞,還寫下“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這樣的詩句,岑參有什么不可以?


岑參給顏真卿寫了一首送別詩,詩里面有四次提到西域樂器“胡笳”。


而且,他還說這“胡笳”是由“紫髯綠眼胡人吹”。


紫胡子綠眼睛?小岑同學,你確定你朋友的審美是這樣的嗎?


顏真卿從邊塞回來后,告訴了岑參一個好消息,他已向高仙芝推薦了岑參。


岑參即將翻開他人生嶄新的一頁,他會用實際行動告訴我們——



3


機會從來不為那些前怕狼后怕虎的人停留,一松手,也許就會蹉跎一輩子。


岑參也曾豪情滿滿:


丈夫三十不富貴,安能終日守筆硯。(《銀山磧qì西館》)


功名只向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送李副使赴磧西官軍》)


古來青史誰不見,今見功名勝古人。(《輪臺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


……

 

可當他滿眼黃沙,感受到“風頭如刀面如割”的時候,他后悔得腸子都青了。


沙上見日出,沙上見日沒。

悔向萬里來,功名是何物!

(《日沒賀延磧作》)


沙子拍擊在他和馬的臉上,他和馬你望望我,我看看你,一起懷疑人生。


雙雙愁淚沾馬毛,颯颯胡沙迸(bèng)人面。

(《銀山磧西館》)


出來剛剛兩個月,就開始想家:


走馬西來欲到天,辭家見月兩回圓。

今夜不知何處宿?平沙萬里絕人煙。

(《磧中作》)


一路向西,一路向西,怎么就一直走不到頭呢?


為言地盡天還盡,行到安西更向西。

(《過磧》)


可是很快,他就從這種枯燥的景致中發現了樂趣,他開始像個孩子似的,用一顆好奇的心沉入了這個全新的世界。


白山南,赤山北。

其間有花人不識,綠莖碧葉好顏色。

葉六瓣,花九房。

夜掩朝開多異香,何不生彼中國兮生西方?

……

(《優缽bō羅花歌》)


優缽羅花,就是雪蓮花啊!這種花不同于牡丹,富貴典雅,也不同于蘭花,有著謙謙君子的美譽。


幸好“天地無私,陰陽無偏”,它就在這苦寒之地,把自己歷練成美麗的仙子。


難道我不就是這樣的花嗎?



側聞陰山胡兒語,西頭熱海水如煮。

……

蒸沙爍石燃虜云,沸浪炎波煎漢月。

(《熱海行送崔侍御還京》)


熱海真熱呀,看看“沸浪炎波煎漢月”的這個“煎”字吧——下面的熱海是一口大鍋,那個月亮啊,就是煎雞蛋!


啊,不行,要流口水了。


火山五月行人少,看君馬去疾如鳥。

都護行營太白西,角聲一動胡天曉。

(《武威送劉判官赴磧西行軍》)


火焰山,火焰山,寫一千遍都寫不夠的火焰山。岑參這份對異域風情的親近,幾乎像火山赤焰一樣噴薄而出。


啊,還有天山!昆侖山!北庭!輪臺!走馬川!……


當年送顏真卿時完全靠想象,現在這些都是親眼看見的呀——紫髯綠眼的胡人啊,你在哪里啊在哪里~~~


美人舞如蓮花旋,世人有眼應未見。

(《田使君美人舞如蓮花北庭歌》)


來到這胡人遍地是的地方,誰還稀罕看大胡子的男人,美女都看不夠呢。來,一起跳舞吧!


四邊伐鼓雪海涌,三軍大呼陰山動。

虜塞兵氣連云屯,戰場白骨纏草根。

(《輪臺歌奉封大夫出師西征》)


從來沒有見過這打仗的場面啊,這沙海雪場中的戰斗,真是聲勢浩大、地動天搖。這才是男兒真本色!


醉坐藏鉤紅燭前,不知鉤在若個邊?

(《敦煌太守后庭歌》)


不打仗的時候玩藏鉤游戲,把鉤藏在一邊手里,問:“猜猜鉤子在我哪邊手里?”猜錯了罰喝酒。


哦,這些戰場上奮勇殺敵的大男人——好可(you)愛(zhi)。


老人七十仍沽酒,千壺百甕花門口。

道傍榆莢巧似錢,摘來沽酒君肯否?

(《戲問花門酒家翁》)


生活還時不時的有個小插曲,碰到一個七十歲的老翁,一定要小岑同學為他寫詩,小岑就摘個榆莢當酒錢逗一逗老人。


多么有意思的經歷啊,幸虧當時遇到困難的時候咬牙堅持了下來,否則,還在過著一眼就可以望到死的生活。


那樣的人生,有什么精彩可言?



4


一個人也許一輩子只有一次發光的機會,抓住它,你的生命便會熠熠生輝。


岑參一生到過兩次邊塞,時間加起來,不過六年。


他一生寫詩400多首,關于邊塞的詩有70余首。


可正是這短短六年的時間、70余首詩,使他的生命在歷史的長河里發光、發亮。


他第一次出塞是從34歲到36歲(天寶八載冬至十載春),赴安西,為安西節度使高仙芝的僚屬。


第二次是從38歲到42歲,(天寶十二載春秋間至至德二載春),在北庭,為安西、北庭節度使封常清僚屬。


你知道嗎?如果你按著岑參寫的詩重走一遍他當年走過的路,并且在地圖上標上記號,你會驚奇地發現,你描繪出了一條絲綢之路路線圖!



一千多年以前,岑參用他的眼睛和筆為我們拍攝了一部名為《唐代“絲綢之路”親歷記》的紀錄片。


在這部紀錄片里,有一集非常有名,那就是著名的《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在欣賞這集紀錄片之前,我們要講一個小故事,一個岑參和杜甫之間不得不說的小故事。


岑參從邊塞回去后,和杜甫同朝為官,他們是非常非常非常好的朋友。


好到什么地步呢?


看看岑參寫給杜甫的詩:


……

白發悲花落,青云羨鳥飛。

圣朝無闕事,自覺諫書稀。

(《寄左省杜拾遺》)


岑參竟然在皇帝眼皮子底下向杜甫吐槽上班太無聊!而我們親愛的“詩圣”先生心領神會,給他回了一句:


故人得佳句,獨贈白頭翁。

(《奉答岑參補闕見贈》


好哥們兒,有了好句子就想著我,晚上一起喝兩盅?


既然已經講了岑參和杜甫的故事,那就不妨多透露一點八卦消息。


岑參還和杜甫、高適一起游慈恩寺塔,就是今天的大雁塔,他們在一起吃吃喝喝、玩玩樂樂,不知道有多么快樂。


岑參寫過一首詩,請兩位高手朋友欣賞。


涼州館中與諸判官夜集

彎彎月出掛城頭,城頭月出照涼州。

涼州七里十萬家,胡人半解彈琵琶。

琵琶一曲腸堪斷,風蕭蕭兮夜漫漫。

河西幕中多故人,故人別來三五春。

花門樓前見秋草,豈能貧賤相看老。

一生大笑能幾回,斗酒相逢須醉倒。


高適看完哈哈大笑,他和岑參,真可以說是惺惺相惜呀。


同時趕上“開元盛世”,同時碰上“安史之亂”,同時選擇“棄筆從戎”這條路,同時把陣中兇險、塞外苦寒化成了一首首催人奮進的詩篇。


一生大笑能幾回,斗酒相逢須醉倒。


高適和岑參,成為了唐朝邊塞詩人的代表人物,并稱“高岑”。


杜甫則說了一句“岑氏兄弟皆好奇”,就是這個“好奇”,從此后成為了岑參詩歌的一個標志。


所有人都說岑參詩歌的特點是“好奇”。


不得不說,岑參交的朋友,就是牛!



5


一個人優秀的程度,和他的交友品味有很大關系。


王昌齡是“七絕圣手”;


顏真卿是書法大家;


杜甫是“詩圣”;


高適是“邊塞詩人”的代表人物……


所以,岑參能寫出邊塞詩的壓軸之作,一點也不奇怪。


那一天,下著大雪,一位姓武的判官要回長安,來向岑參告別,岑參請他喝了一頓酒,又目送他離去,還為他寫了一首詩。


若是知道這首詩在后世這么出名,姓武的判官說什么也要交代岑參,務必把他的名字寫上,也要像汪倫那樣千古流芳。


言歸正傳,我們接下來欣賞一下這首著名的《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僅僅開頭這四句景色描寫,就足以碾壓唐朝一大半的詩人了。


雪未至風先傳,一切皆由這北風而起。


對于一個來自內地的人而言,“白草”經霜變脆,竟能折斷,還有八月不是秋天嗎?看這漫天飛雪,怎能不感到驚奇?


散入珠簾濕羅幕,狐裘不暖錦衾薄。

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難著。


這樣的天氣,只有一句話可以概況,那就是:凍成狗。


昂貴的狐皮大衣?錦緞小棉襖?都是紙片。


還防御什么敵人,弓都拉不開、盔甲也上不了身,省省力氣吧。


瀚海闌干百丈冰,愁云慘淡萬里凝。

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


武判官從凍著冰的沙漠遠處,駕著一片愁云而來。


岑參趕緊一揮手,早已準備好的樂隊琴笛齊鳴。


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

輪臺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

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駱駝肉、馬奶酒,吃飽喝足,也該上路了。


誰知道那雪竟越下越大,咦,旗桿上的紅旗怎么不飄了?


天哪,不知道什么時候凍住了,硬邦邦地戳在半空。


白雪,紅旗。


這色彩。


岑參送了一程又一程,一直送到輪臺東門(今烏魯木齊市南郊烏拉泊水庫附近),站在那里看啊看,一直堅持到武判官的身影消失在山的轉彎處,空空的雪地上只有一排馬蹄印為止。


是舍不得武判官走,還是自己太想家也想回去?


或許二者皆有。



岑參很擅長寫歌行體古詩,這種體裁最大的好處就是:自由。


想寫長就寫長、想寫短就寫短,管它什么聲律啊、押韻啊,又可以寫景、又可以敘事、還可以議論,絕對比絕句律詩寫著過癮得多。


后世這些學生黨背著也很過(tong)癮(ku)。


岑參的三大代表作全是歌行體,除了《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還有《走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輪臺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


前一首是送朋友回京,后面兩首則都是有關戰爭的,標題中的“封大夫”就是岑參的上司封常清。


我們再來欣賞一下岑參筆下的戰爭場面。


走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

君不見走馬川行雪海邊,平沙莽莽黃入天。

輪臺九月風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隨風滿地石亂走。

匈奴草黃馬正肥,金山西見煙塵飛,漢家大將西出師。

將軍金甲夜不脫,半夜軍行戈相撥,風頭如刀面如割。

馬毛帶雪汗氣蒸,五花連錢旋作冰,幕中草檄硯水凝。

虜騎聞之應膽懾,料知短兵不敢接,車師西門佇獻捷。


那么大的風,奇;


那么冷的天,奇;


那么勇猛的兵士,奇;


奇而入理,奇而實確,奇句豪氣,風發泉涌。


“岑參好奇”,雄壯!瑰麗!



6


天寶十四載(755年)十一月,“安史之亂”爆發。


被稱為“邊塞第一美男子”的高仙芝和“邊塞第一奇男子”的封常清出征討叛逆,前線失利,退守潼關,卻被宦官誣陷殺害。


那一年,岑參40歲。


至德二年,41歲,被杜甫、裴薦等朋友舉薦為右補闕,隨肅宗回長安。


在長安,因多次上諫書、提建議,得罪了不少權貴,后被貶為虢(guó)州長史,之后在陜州做過掌書記,又回長安任祠禮員外郎、考功員外郎、庫部郎中……


期間寫下了“儒生有長策,閉口不敢言”、“何處路最難?最難在長安”的詩句。


50歲時,出任嘉州刺史,但因為蜀中有亂,在長安和成都輾轉兩年,52歲時,終于到達嘉州。


來嘉州之后,發現原來就是做一些催糧催租的工作,根本無法實現報國理想,一年后辭職,想要回去和家人團聚。


卻在回來的路上趕上盜賊作亂,道路斷絕,只好返回到成都。


岑參一路上顛沛流離,身體狀況一天不如一天,他眼望著天上隊隊排成行的大雁,不由得再次想起了他生命中那些發著光的日子。


他想到了沙漠、想到了火山、想到了呼嘯著帶著沙礫的大風、紛紛揚揚從天而降的大雪,還有美麗的優缽羅花,還有,他的上司,蒙冤而死的一代名將高仙芝和封常清。


那些在戰場上沖殺的身影和震天的吶喊聲越來越遠、越來越遠,漸漸地,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孩子稚嫩的小臉,在笑嘻嘻地朝著他喊“外公”。


他想要拉住那個孩子,手卻無力地垂了下來,他的嘴角掛著一絲微笑,說出了兩個字:


回家。


然后,緩緩閉上了眼睛。


岑參,在成都旅舍郁郁而終,終年54歲。


岑參去世后,他的詩被編輯成冊,命名為《岑嘉州詩集》,發行于世。


這位邊塞詩人,他的生命轟轟烈烈地燃燒了六年,之后,就變成了一堆冒著青煙的灰燼。


可是,他燃燒過,他精彩過,他從這人世間,不平凡地走過。


他留下了自己的足跡、留下了他用好奇的眼睛捕捉到的邊塞烽煙、大漠風沙、火山烈焰、大雪紛飛。


一生有過一次這樣的經歷,足夠了。


《唐詩三百首》里選了岑參的七首詩,只有一首,是七言絕句。


28個字,字字敲擊著我們的心房:


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鐘淚不干。

馬上相逢無紙筆,憑君傳語報平安。

(《逢入京使》)


岑參,這位從火焰山歸來的詩人,到達了遠方,卻依然,


思念家鄉……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八面楚風  > 詩詞歌賦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高適與岑參
第十九講 岑參詩
古今多少人詠雪,為何唯有唐代詩人岑參寫的最絕?
中華文化—不可不讀的百篇詩作《唐代篇》(12)
高適、岑參和創造慷慨奇偉之美的詩人
古典詩詞鑒賞:岑參《涼州館中與諸判官夜集》賞析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广西双彩24选7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