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面就是懟!哥們太愛“教育人”,還要跟他做朋友嗎?
    塑料友誼,顧名思義,就是說兩個人的友誼像是塑料花一樣,表面光鮮,其實很假,最要命的是永不凋謝,頂多落點土。

    所以百弟在想,如果“塑料友誼”太垃圾,那么與其相反,表面互相嫌棄,其實互相欣賞,就是真正的友誼典范了嘛?

    百弟身邊確實有這么一位兄弟,跟他聊天特別容易受窩囊氣,剛說兩句開始評價你的價值觀,半個小時后就開始教你如何做人,意見不同差點打起來,最后都憋了一肚子火又覺得:“他說的好像沒毛病……”

    你說,這樣的人還要跟他做朋友嗎?

    要!

    歷史告訴我們,如果你有這樣的朋友,恭喜,你們都是愛思辨的哲學家!

    莊子與惠子

    互相看不順眼又離不開

    莊子是宋國的王室后人,他主張道家的“道法自然”思想。因此,他是一個崇尚自由的人,不愿意受到權勢的束縛,直接拒絕了楚國的卿相之位。

    莊子

    大自然浪漫范兒

    莊子最喜歡的就是探討自然界的哲理,說白了也就是呆著……由于極富智慧,莊子的腦回路與當時的人都不太一樣,比如他在自己的妻子去世的時候,敲盆打鼓地慶祝自己的愛妻獲得了新生。唯一能理解他的朋友,只有惠子一人。

    惠子

    實用理論范兒

    惠子也是宋國人,但是他主張的是名家的“合同異”思想。他原本是在魏國做官,支持“合縱”思想,由于與張儀的思想產生了矛盾,于是就被迫辭官回了自己的老家宋國。

    也正是在這里,他認識了莊子,盡管兩人思想不同,看問題角度不同,還會因此吵架,但這并不影響他們成為摯友。

    百弟認為,莊子和惠子這兩位哲學家能成朋友,這個羈絆就是,“就算你不同意我的觀點也沒關系,但至少你懂我在說什么。”

    神仙吵架實錄

    游于濠梁的“子非魚”

    上面提到兩個人喜歡互懟,果真是走到哪懟到哪。

    《莊子與惠子游于濠梁》是《莊子·秋水》中的一篇語錄體議論文,創作于戰國年代,記敘了莊子與惠子二人在濠水橋上游玩時進行的辯論,著名的“子非魚”就出自這里,來感受下。

    莊子與惠子游于濠梁之上。莊子曰:“鰷魚出游從容,是魚之樂也。”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莊子曰:“請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魚樂’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我知之濠上也。”

    莊子和惠子一起在濠水的橋上游玩,莊子隨口說了一句說:“鰷魚在河水中游得多么悠閑自得,這是魚的快樂啊。”

    惠子腦子里的辯論小馬達發動了,就說:“你又不是魚,怎么知道魚是快樂的呢?”

    莊子說:“你又不是我,你哪里知道我不知道魚是快樂的呢?”

    惠子說:“我不是你,固然不知道你;你本來就不是魚,你不知道魚的快樂,這是可以完全確定的!”

    莊子說:“請從我們最初的話題說起。你說'你哪里知道魚快樂’的話,你已經知道我知道魚快樂而問我。我是在濠水的橋上知道的。”

    百弟看完這段文字的表情

    ↓大概是這樣的↓

    總之,這些看起來是扯皮的內容,對于他們而言是思辨的精彩瞬間。兩位“大俠”因為一點小事比劃的兩下,就夠后人琢磨一陣子的,可見“神仙打架”流露的都是智慧縮影。

    惠子死后莊子選擇“自閉”

    吾無以為質矣!吾無與言之矣

    “只有死亡能將我們分開。”

    像電影臺詞一樣,真摯情感的期限大多是生死之別。公元前317年,惠子去世,莊子在他的墓前說了這樣一個故事。

    莊子送葬,過惠子之墓,顧謂從者曰:“郢人堊慢其鼻端若蠅翼,使匠石斫之。匠石運斤成風,聽而斫之,盡堊而鼻不傷,郢人立不失容。

    宋元君聞之,召匠石曰:'嘗試為寡人為之。’匠石曰:'臣則嘗能斫之。雖然,臣之質死久矣。’自夫子之死也,吾無以為質矣!吾無與言之矣。” 

    莊子去送葬,路過惠子的墓地,回頭對跟從者說:“郢都有個人用石灰涂在他的鼻尖上,像蒼蠅翅膀(那樣薄),讓一個叫石的工匠用斧頭削掉它。叫石的工匠揮起斧子像一陣風似的,放手砍去,石灰都砍掉了而鼻子一點沒受傷。

    那個郢都人站著面不改色。宋元君聽說了這件事,召來姓石的工匠說:'你試著替我砍一下鼻子上的石灰。’姓石的工匠說:'我曾經的確能砍過,不過,我砍的對象已經死了很久了。’自從惠子先生死后,沒有互懟對象了,沒有跟自己談論道理的人了。’”

    匠石運斤:字面意思指木匠石掄斧砍掉郢人鼻尖上的白灰,而沒有碰傷郢人的鼻子,形容技藝精湛。這種“精湛”用在他們的感情上,或許就是天造地設的知深淺吧。

    《說苑·說叢》記載:“惠子卒而莊深瞑不言,見世莫可與語也。”

    于是,莊子不到50歲便不想開口講話了,隨后的20多年,莊子再沒有和一個人談天論地,再沒有對手可以辯論互懟……莊子深知,這世上唯一可以懂他的人已經不再了。

    如果說孤獨是思想者的宿命,那么莊子與惠子的友情,打破了這一“魔咒”。

    互懟對于他們來說不是吵架,是精神世界的思辨,人們常說求同存異,他們甚至不需要“求同”,均為“異”也無妨,重要的是可以在同一思想高度交換觀點。

    所以,如果你的身邊有可以“互相教育”又有智慧的朋友,一定要珍惜,有可能你們的情誼就像是莊子與惠子那樣。

    以智慧互懟,老鐵們,這何嘗不是另一種認識世界的方式呢?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八面楚風  > 歷史文化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莊子與惠子游于濠梁》練習題及答案
遙望莊子:一位平民思想家的生活剪影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看笑話就知道有多冷了
【孫潔鳴雅魚系列作品】做一條有態度的魚
魚之樂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广西双彩24选7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