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唐習律32 杜甫貴為詩圣 早朝七律詩卻輸給了岑參

      前言

      說到岑參(約715-770),我們比較熟悉他的古體詩,例如其《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中的千古名句人人能背誦: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不過,作為進士出身的詩人,他的律詩自然也差不了。格律詩是那個時代詩人的基本功,而岑參傳世的三百多首詩中一多半是格律詩。

      按照慣例,還是先簡單了解一下岑參的生平。

      一、岑參其人

      岑參祖上門第非常高貴,其曾祖父岑文本是唐太宗時的宰相,伯祖岑長倩是唐高宗的宰相。可惜岑長倩因為得罪了武則天被殺,五子同時被賜死。

      但是岑家的另一支依然強悍,岑參的伯父岑羲是唐睿宗的宰相。可是岑羲因為站錯了隊,依附于太平公主,最后也不得善終。713年(開元元年)七月,唐玄宗發動先天政變,誅殺太平公主黨羽,岑羲伏誅。 岑氏親族被流徙的有數十人。

      岑參的父親也受到了牽連,被貶夔州云安丞,后來還好,轉為仙、晉二州的刺史。但是他在岑參童年時就去世了。

      岑參從小跟著哥哥學習,長大以后,飽讀詩書的岑參也不可避免地走上了求仕的道路。在開元二十五年(737年)前后,二十歲的岑參來到長安,但是七年以后,岑參才進士及第。

      據元辛文房《唐才子傳》記載:

      參,南陽人,文本之后。天寶三年趙岳榜第二人及第。

      岑參成績不錯,以第一甲第二人登進士第,之后是三年的守選期。

      天寶六載(747年)春季,守選期滿的岑參獲授右內率府兵曹參軍,并創作了一首《初授官題高冠草堂》自嘲。

      三十始一命,宦情多欲闌。自憐無舊業,不敢恥微官。

      澗水吞樵路,山花醉藥欄。只緣五斗米,辜負一漁竿。

      高冠草堂位于長安西部的高冠峪,岑參到長安后,因城內居之不易,曾在此隱居耕讀十載。

      一命不是一條命的意思,是指最低等的官職。周代官秩為九命,一命最低。

      首聯說我三十歲才得到這個芝麻官,求仕的志向幾乎快給消磨盡了。頷聯說, 我并不是一個富二代,哪里敢嫌棄這個小官呢。

      前兩聯都是寫情,頸聯寫景,澗水淹沒了山路,山花盛開于藥欄。

      尾聯又是抒情:只緣五斗米,辜負一漁竿。嘴上說著不要不要,行動上卻是真香真香。

      岑參在長安城作了兩年芝麻官后,749年跟著高仙芝出塞 ,赴安西擔任高仙芝幕府掌書記。天寶十載(751年),高仙芝在著名的怛羅斯之戰中一敗涂地,岑參也跟著回到了長安。

      三年以后,天寶十三載(754年),岑參加入了封常清的幕府,任安西北庭節度判官再次出塞。

      第二年,安史之亂爆發, 岑參遂自北庭追隨到鳳翔,杜甫在這之前九死一生從長安逃到了鳳翔,”麻鞋見天子,衣袖露兩肘“的杜甫被唐肅宗授予左拾遺。

      岑參在杜甫等人的推薦下,被唐肅宗授為右補闕。 岑參這期間寫過一首《寄左省杜拾遺》贈給好友杜甫:

      聯步趨丹陛,分曹限紫微。曉隨天仗入,暮惹御香歸。

      白發悲花落,青云羨鳥飛。圣朝無闕事,自覺諫書稀。

      圣朝無闕事,自覺諫書稀。聽上去似乎是風涼話,不知道唐肅宗聽到后會怎么想。宋朝黃徹《?溪詩話》評價說:

      岑參《寄杜拾遺》云:“圣朝無闕事,自覺諫書稀:退之《贈崔補闕》云:“年少得途未要忙,時清諫疏尤宜罕。”皆謬承荀卿“有所從,無諫諍”之語,遂使阿諛軒佞用以藉口。以是知凡造意立言,不可不預為天下后世慮。

      黃徹認為,岑參和韓愈未必是諷刺,或許真心想奉承一下皇帝,都是化用《荀子》的“有所從,無諫諍”。可是這種表達卻被后來阿諛奉承的奸佞之臣所利用。所以黃徹說,詩人作詩(或者大人物的一言一行)要注意,不能不考慮對于后人的影響。

      杜甫回贈的詩明顯忠厚老實得多,《奉答岑參補闕見贈》:

      窈窕清禁闥,罷朝歸不同。君隨丞相后,我往日華東。

      冉冉柳枝碧,娟娟花蕊紅。故人得佳句,獨贈白頭翁。

      據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后集》介紹:

      《職林》云:'補闕、拾遺,武后垂拱中置二人,以掌供奉諷諫。自開元后,尤為清選。左右補闕各二人,供奉各一人,左右拾遺亦然。左屬門下,右屬中書。’

      當時杜甫為左拾遺,岑參有右補闕。所以:分曹限紫微、罷朝歸不同。

      杜甫后來因房琯之事觸怒了唐肅宗,“帝自是不甚省錄”,從此喪失了前途。此后杜甫辭去華州的職務,轉道去了成都。

      而岑參狀況好得多,先后做過起居舍人、虢州長史、太子中允、殿中侍御史、虞部郎中等。約永泰元年(765年),岑參被貶為嘉州刺史,自長安前往成都。這一年嚴武去世,杜甫失去依靠離開了成都。

      約大歷四年(769年)秋冬之際,岑參在成都去世,享年約五十二歲。第二年杜甫在漂泊中的小船上去世。

      二、兩次出塞

      岑參曾經兩度出塞,因邊塞詩與高適齊名,并稱“高岑”。在盛唐時,岑參的邊塞詩數量最多,成就也最突出。

      1、第一次出塞 思鄉與感傷

      天寶八載(749年),岑參跟隨高仙芝第一次出塞,赴安西充幕府掌書記。天寶十載(751年)初,岑參自邊地歸京 。

      這期間的作品描寫絕域的蒼茫景色為重心,因常有思鄉之情,所以多見愁苦感傷。這一階段的作品大約有三十首左右。

      《武威送劉判官赴磧西行軍》是一首仄韻的七言古體絕句:

      火山五月行人少,看君馬去疾如鳥。都護行營太白西,角聲一動胡天曉。

      岑參將渺小的行人和悲涼的角聲置于蒼茫的天地之間。

      《過酒泉憶杜陵別業》是一首五言律詩,寫出了行軍途中的思鄉之情:

      昨夜宿祈連,今朝過酒泉。黃沙西際海,白草北連天。

      愁里難消日,歸期尚隔年。陽關萬里夢,知處杜陵田。

      大家都讀過岑參的千樹萬樹梨花開,岑參特別喜歡寫梨花,在第一次出塞的詩中也幾次寫到梨花。

      《河西春暮憶秦中》是一首拗體詩,有救拗處,有三平調處(梨花飛):

      渭北春已老,河西人未歸。邊城細草出,客館梨花飛。

      別后鄉夢數,昨來家信稀。涼州三月半,猶未脫寒衣。

      《登涼州尹臺寺》也是一首拗體詩:

      胡地三月半,梨花今始開。因從老僧飯,更上夫人臺。

      清唱云不去,彈弦風颯來。應須一倒載,還似山公回。

      岑參第一次出塞的作品中,在寫景詩中融入了濃濃的思鄉情節,因此負能量似乎多了一點點。他第二次出塞時,作為一個”老兵“, 思想境界有了很大不同,添加了英雄豪放的氣度。

      2、第二次出塞 巨大的突破

      天寶十三載(754年),岑參跟隨封常清再次出塞。

      這時期他的作品中除了描寫邊塞風光,還將山河之愛和民族之愛高度統一。這一時期的詩有四十多首,多反映其報國雄心和積極向上的精神。例如我們耳熟能詳的《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散入珠簾濕羅幕,狐裘不暖錦衾薄。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難著。

      瀚海闌干百丈冰,愁云慘淡萬里凝。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

      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輪臺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

      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封常清大破播仙,凱旋歸來時岑參作《獻封大夫破播仙凱歌六首》:

      暮雨旌旗濕未干,胡煙白草日光寒。昨夜將軍連曉戰,蕃軍只見馬空鞍。

      在這些詩中,岑參大力描寫邊塞氣候的惡劣、生活的艱苦,反襯出邊疆將士的堅韌,和勝利的得之不易。

      岑參的兩次出塞,其作品將西域景觀引入傳統詩歌之中,為寫景詩注入了新的元素;風格方面,岑參為傳統意義的寫景詩注入了英雄主義與愛國思想,這也是對于傳統山水詩的巨大突破。

      三、岑參五律 詩家語的不同

      前面提到的《河西春暮憶秦中》、《登涼州尹臺寺》都不是標準的五言律。作為進士出身的詩人,律詩是基本功,但是有不少唐人喜歡作這種半古半律的詩。

      不過岑參以七言歌行見長,后人也多認為其古風強于律詩。

      1、岑參古風強于近體

      明王世貞《藝苑卮言》中評價:

      高、岑一時不易上下。岑氣骨不如達夫遒上,而婉縟過之。《選》體時時入古、岑尤陡健;歌行磊落奇俊,高一起一伏,取是而已,尤為正宗。五言近體,高、岑俱不能佳;七言,岑稍濃厚。

      王世貞認為,高適和岑參的五言律詩,都不是太強。

      岑參常被提及的五言律,就是寫給杜甫的《寄左省杜拾遺》:

      聯步趨丹陛,分曹限紫微。曉隨天仗入,暮惹御香歸。白發悲花落,青云羨鳥飛。圣朝無闕事,自覺諫書稀。

      雖然前人有此評價,但是我們切不可小覷唐人。唐詩之所以好,不可人云亦云,須明白其妙在何處。下面我們欣賞一下他的另一首五律。

      2、岑參的詩家語

      這里介紹一首岑參的《宿關西客舍寄東山嚴、許二山人》 :

      云送關西雨,風傳渭北秋。孤燈然客夢,寒杵搗鄉愁。

      灘上思嚴子,山中憶許由。蒼生今有望,飛詔下林丘。

      這首詩關注一下頷聯和頸聯。四句看上去都是主謂賓的結構,但詩家語復雜些,這并不是簡單的主謂賓結構,而且二聯還有所不同。

      灘上---思---嚴子,山中---憶---許由。看上去似乎是主謂賓,但灘上、山中是地點狀語,主語被省略掉了。應該是:灘上(人)思嚴子,山中(人)憶許由。

      孤燈---然---客夢,寒杵---搗---鄉愁。這也不是簡單的主謂賓。詩人采用了倒裝法,應該是:客夢孤燈然,鄉愁寒杵搗。客人做夢時,孤燈在燃燒,思鄉的時候,窗外正傳來搗衣聲。

      如果寫作”鄉愁寒杵搗,客夢孤(獨)燈然。“也可以前后略加修改做成一首詩,這就是另外一種味道了。

      宋代魏慶之《詩人玉屑》記載了王安石關于詩家語的故事:

      王仲至召試館中。試罷,作一絕題云: 古木森森白玉堂,長年來此試文章。日斜奏罷《長楊賦》 ,閑制塵埃看畫墻。 荊公見之,甚嘆愛,為改作'奏賦《長揚》罷',且云:'詩家語,如此乃建’”

      四、杜甫、王維、賈至、岑參 早朝七律斗詩

      岑參七律傳世甚少,但是評價卻挺高。

      當年杜甫、王維、賈至、岑參四人赴早朝,賈至作七律一首,杜甫、王維、岑參同時唱和,岑參之作最受好評。四人詩作如下:

      賈至

      銀燭熏天紫陌長,禁城春色曉蒼蒼。千條弱柳垂青瑣,百囀流鶯繞建章。劍佩聲隨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爐香。共沐恩波鳳池上,朝朝染翰侍君王。

      王維

      絳幘雞人送曉籌,尚衣方進翠云裘。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日色才臨仙掌動,香煙欲傍袞龍浮。朝罷須裁五色詔,佩聲歸向鳳池頭。

      杜甫

      五夜漏聲催曉箭,九重春色醉仙桃。旌旗日暖龍蛇動,宮殿風微燕雀高。朝罷香煙攜滿袖,詩成珠玉在揮毫。欲知世掌絲綸美,池上于今有鳳毛。

      岑參《奉和中書舍人賈至早朝大明宮》 :

      雞鳴紫陌曙光寒,鶯囀皇州春色闌。金闕曉鐘開萬戶,玉階仙仗擁千官。

      花迎劍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乾。獨有鳳皇池上客,陽春一曲和皆難。

      楊萬里《誠齋詩話》評價岑參詩最佳:

      七言褒頌功德,如少陵、賈至諸人倡和《早朝大明宮》,乃為典雅重大。和此詩者,岑參云:“花迎劍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干”,最佳。

      明唐汝詢《唐詩解》認為岑參、王維不相上下,賈至可以跟在后面,杜甫詩最差,可以回避了:

      賈、杜、岑、王詩并入選,然岑、王矯不相下,舍人則雁行,少陵當退舍。蓋“尺有所短,寸有所長”也。

      清代施補華《峴傭說詩》 也認為,岑參第一,杜甫最差:

      《和賈至舍人早朝》詩,究以岑參為第一。“花迎劍佩”、“柳拂旌旗”,何等華貴自然!摩詰“九天閶闌”一聯,失之廓落,少陵“九重春色醉仙桃”,更不妥矣。詩有一日短長,雖大手筆不免也。

      結束語

      岑參是邊塞詩的代表人物,以古風見長,以邊塞詩聞名,但是不可抹殺了其他風格的作品。例如蘇軾雖為豪放派詞人,但是他的婉約詞同樣數量眾多。

      岑參的格律詩其實占了多數,甚至有人說岑參的七絕僅僅略遜與李白、王昌齡而已。管世銘《讀雪山房唐詩序例》:

      (七絕)王、李以外,岑嘉州獨推高步。唯去樂府意漸遠。

      說到岑參的絕句,少不了要提到《逢入京使_》:

      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鐘淚不干。馬上相逢無紙筆,憑君傳語報平安。

      從《和賈至舍人早朝》可以看出,岑參的七言律也不可小視,可惜和李白七律一樣傳世太少。

      結束時,老街按慣例用岑參《宿關西客舍》韻。作五律一首《國慶節登高》:

      登臨清氣爽,高坐海天秋。云舸觀浮沒,沙鷗羨自由。

      滄波繞蓬島,返景滿林丘。俊賞逢佳節,閑吟最解愁。

      @老街味道

      觀唐習律31 杜甫被尊為詩圣 為何在以詩賦取士的時代卻屢屢落第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對影不是二人么 為什么李白說三人

      10分鐘看明白 創作格律詩不可不知的四種基本規則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老街味道  > 老街詩詞閑話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談“岑嘉州體”
施蜇存 唐詩百話20 早朝大明宮唱和詩四首
超長慎點!杜甫、王維和岑參,誰最會拍馬屁?別再說你會寫頌圣詩
盛唐詩壇的三次“華山論劍”
?奉和中書舍人賈至早朝大明宮_岑參
【讀詩誦詞】岑參 | 花迎劍珮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干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广西双彩24选7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