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前放煙花的人

    點鞭炮時縮手縮腳的孩子,似乎算不上勇敢。

    “小時候的鞭炮,都是奶奶幫我點的”,藝術家蔡國強說。很難想象,就是這樣一位有些膽小的少年,多年后竟將曾經畏懼的東西作為自己的藝術語言,在世界范圍內炸出了一片天地。

    幾個小時前,他再次來到天安門,將含有“ 70 ”字樣的煙花閃耀在了廣場上空。當然,蔡國強已不是第一次在這里放煙花了。

    2008 年 8 月 8 日夜,第 29 屆北京奧運會開幕,29 個巨大的焰火腳印從 15 公里外,準確無誤地以每隔 2 秒一步的速度,沿著北京中軸線走向鳥巢。

    此后,許多人記住了這位以煙火聞名的創作者。

    歷史足跡 | 2008 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

    點火無數次,現在依然還是害怕,蔡國強說:“不過,我是因為怕才做的,而不是因為我無所謂或者不怕。”

    在他身上,這股向前的勁兒始終存在。

    1980 年代的中國,藝術氛圍有些沉悶,喜歡“亂搞”的蔡國強開始做各種實驗,他曾經直接把油畫放在火上烤,觀察顏色的變化;也曾經把焰火棒剪開,將火藥倒出撒在畫布上,然后點燃...

    火藥,像一匹難以馴服的野馬,通過它的爆炸與燃燒形成理想畫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偶然一次,火藥爆燃過程中將畫布引燃,蔡國強不知所措,奶奶把火熄滅,畫布上留下了豐富的煙熏肌理,他一直在尋找的藝術效果就這樣出現了。

    “把握點燃焰火的時機固然重要,但抓準撲滅焰火的時機同樣不可輕視。”奶奶的話給蔡國強很大啟示,他明白了做藝術不等于單純的火藥爆炸,“不光要點,也要滅。

    年輕時的蔡國強

    1986 年底,29 歲的蔡國強離開萬般舍不得的奶奶和熱戀的女友,去到日本。

    此時的這個國家,正日益膨脹受到所謂“土地不會貶值”謠言的影響,以轉賣為目的的土地交易量增加,地價直線上升,島嶼內甚至還出現了“日本是世界第一”的口號。而這位中國小子的到來,就像滴入大海的一滴水,毫無波瀾,也無人在乎。

    最初的幾個月,他花了許多時間解決生存問題,包括售賣日本人喜歡的中國風景畫。“不過,每次我想著,不是人家請我來,是我自己要來的,所以這又有什么關系?”蔡國強從不覺得那是苦日子。

    不久之后,他放棄了顏料,開始純粹使用火藥創作作品。經過藝術評論家朋友的推薦和 NHK 電視臺的報道,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一個用火藥畫畫的中國人。回顧往事,蔡國強樂觀地說:“我命很好,每一個地方總有貴人出來。我整天吹,說自己是神的寵兒,可是神太遠了,他們就派貴人來給我解決問題。”

    年輕時的蔡國強

    如果說火藥是蔡國強善用的東方藝術語言,那感情則是的其藝術基點。在 2010 年的一次座談會上,他曾說:

    “感情是一個藝術家價值觀的基礎,我今年 52 歲,我奶奶 91 歲,所以我將近半個世紀的時間,都生活在怕失去她的氛圍里。這樣的情感構成了我很多藝術作品的基礎。我在世界上旅行,很怕半夜接到電話,不管在哪個國家、哪個飯店睡覺的時候,當我半夜接電話的時候都會心跳加速。”

    情感上的細膩,使他在藝術創作上具有極強的“破壞力”。“在做人上,我當然想做好人,規規矩矩,但做藝術上,我覺得做好人的藝術是沒價值的。所以我需要革命,我希望火藥成為我的朋友,一起在畫布里冒險,看能不能做出什么好玩的”,他說,“否則我就不做藝術了。”

    白日焰火

    事實上,蔡國強一直在冒險,也一直在給大家驚喜:

    1993 年,嘉峪關焰火作品《為長城延長一萬米——為外星人所作的計劃》;

    2001 年,上海《 APEC 景觀焰火》;

    2003 年,慶祝紐約中央公園建立 150 年焰火《中央公園上空的光輪》;

    2008 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焰火《歷史足跡》;

    2013 年,法國巴黎《一夜情》;

    2014 年,上海《白天焰火》;

    ...

    白天焰火 | 2014 年

    期間,他還獲得了威尼斯雙年展金獅獎和世界文化獎繪畫類終身成就獎等多項榮譽。當然,也收到了西方人的一些質疑——為什么跟政府合作?

    在西方人眼里,簡單的二元對立才是中國藝術與政治的關系,“對于為何給政府做慶典,我不能推說是人家對我的選擇,因為我是可以選擇不參與的。”他說,很多人不知道普通人對祖國和文化是有情感的,自己屢次融入盛事之中,是因為“回來,最有魅力的就是直面這個國家核心的一些問題,把這些當作自己的問題來思考。”

    天梯

    蔡國強與他的藝術始終沒有離開過故鄉泉州、故土中國,或者說他把中國的觀念和藝術帶到了世界。

    2015 年 6 月 16 日凌晨,泉州升起了一座 500 米高、25 噸重的燃燒的“天梯”,直入云霄,這是蔡國強送給奶奶的百歲生日禮物。

    視頻被上傳后,瞬間引爆了海內的網絡,Facebook 兩天內就吸引了 3000 萬人觀賞,美國《時代》雜志更是做了特別報導,并登上了 NBC 新聞頭條...

    天梯 2015 年

    《天梯》是一個中國少年的夢——遙望星空,探索宇宙;也是普通中國人的情感紐帶——與家鄉、親人相互連接的梯子。蔡國強為這個夢努力了 21 年,經歷了 3 次失敗:

    1994 年在英格蘭第一次嘗試;
    2001 年在上海第二次嘗試;
    2012 年在洛杉磯第三次嘗試。

    1994 年在英國
    2001 年在上海

    這個項目的高級顧問甚至曾斷言——“天梯”是一個不可能的夢想,蔡國強應該放棄。還好他堅持了下來,遺憾的是奶奶因為病重,無法到達現場,只能通過視頻觀看。年過半百的蔡國強在奶奶面前就像是一個渴望得到嘉獎的孩子,笑著說道:“阿嬤,你的孫子很棒哦”。

    蔡國強與奶奶視頻

    30 天后,奶奶去世了。

    “我的奶奶去世一年后,父親也去世了。我小時候常坐在他的膝蓋上,看他畫那些山水。他把故鄉畫在火柴盒上,那些火柴盒給了我很多體會,也是它帶著我走向藝術世界,站在世界舞臺上。”

    空中花城 2018 年

    2018 年,蔡國強受邀來到最為古老的藝術之城佛羅倫薩,以文藝復興藝術家波提切利的《春》為靈感,創作了《空中花城》。

    空中花城 2018 年

    爆破前,他說:“我從小在畫米開朗基羅的大衛石膏像中成長,前后應該有幾百個小時和大衛對視。今天放一把火給大衛和米開朗基羅看看,仿佛小時候的鉛筆畫到了天空,炭粉再次素描到大衛身上…”

    在他的藝術之路上,火藥呈現出了巨大的力量,但也總有一種內斂和不敢放開的人文精神的存在。

    在一次紀錄片拍攝中,當導演把成片分享給蔡國強和他的家人時,他們對內容表示了滿意,但只有一個地方,希望能夠做一些修改——涉及到小女兒的一個小段落,導演本來想呈現的是父親上班前,為小女兒指導繪畫的場景。

    而蔡國強告訴攝制組,他其實很少管女兒,很多時候那些畫作都是女兒自己起興畫的,畫得出色也絕非全部來自父親的指導,所以他不希望呈現出一種錯覺,讓小女兒在無意中成為凸顯父親個人光輝的一個犧牲品。

    蔡國強

    對于“藝術”二字,他只強調兩個字:

    我先天的優勢是好奇,而好奇心不會來自“成熟”的人,所以,我里面的那個少年其實沒有成長。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江南皮皮蝦258  > 社會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那個在天安門“玩火”的男人究竟是誰?
蔡國強給奶奶的天梯,看哭了所有人...
他是最會玩火的男人,靠玩火感動了億萬網友,全世界拿獎拿到手軟
21年只為打造80秒煙花!他震撼張藝謀、感動5000萬網友,國外拿獎拿到手軟
他拍了一部給中國爭氣的電影,我們難道不聞不見
他用21年搭了一座天梯,驚艷了所有人!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广西双彩24选7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