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愛,是靈魂的相知

    最好的愛,是靈魂的相知

    文:淺月若寒

    最好的愛,是靈魂的相知 來自國學精粹與生活藝術

    到底是秋天了,一場秋雨后,空氣里,滿滿的涼意。這樣的時光是溫好的,可以倚窗聽雨,可以聽風吟詩,亦可一頭扎進回憶里,與過去的自己重逢。 
      
    此時,就連光陰也是涼的。   

    忽然就喜歡上“涼”這個字,讀來便似一縷幽幽的風劃過嘴角,落在紙上,卻又那么薄。涼,摒去了往日浮華的深沉,輕輕地,如煙云中的一皎月,潔凈自然。 


    你看,秋天里那一樹一樹的花,落敗了,隨風來入雨去,即使是凋零,多少還有些高艷吧,褪下了花開時節如粉嫩少女般的青澀,換上的是一種成熟優雅的美,美的是韻,美的是質,拾起,依然有香氣。
        
    所以,我說,秋天也是美的,和嬌滴滴的春,宛如兩種女子的風韻。

    雖是生于春天,卻發覺自己是最愛秋的。過去也喜歡春暖花開的嫣然,面朝大海大都是每個少女的心事,懷揣著愛的希冀,期盼海的那一邊有幸福的云彩,踏月而來。走過光陰風雨輪轉的軌跡,終究還是愛上了秋的沉靜,是否唯美已不重要,我心自有一片晴天。

      
    喜歡看秋風疊起一地落花的悠然,聽秋雨洗凈一闕心事的素簡,心中,有清喜,也有一絲絲的驚心,像是與舊年里的情人對坐,眼里充滿了淡漠,不再會有任何愛恨的念想,卻也有微微的心酸。   

    雪小禪說:“在光陰里,最不適合見面的就是曾經的戀人吧。怎會相見?怎能相見?”時間如劍,斬斷了我和你之間的連線,如同脫了手的風箏,遠了,甚至比原來還要遠。   
     
    愛有時是瘋狂的,更像是毒藥,曾經的我們如同一頭脫韁的野馬,千山萬水,只愿相望一眼,情定千年,哪管流言蜚語,哪管禮教門規。只要與你在一起,死了也愿。每每想起,我便暗自驚嘆于這份愛的信仰——堅定執著,不正是愛的真諦嗎? 


    其實,真正的愛,是靈魂的相知吧。不可見,不必見,隔著一點距離,便無限的美。

    金岳霖對林徽因的愛絲毫不亞于梁思成,以至于后來林徽因十分坦誠地對梁思成說,我苦惱極了,自己同時愛上了兩個人,不知如何是好。梁思成告訴妻子,她是自由的,如果她選擇金岳霖,祝他們永遠幸福。林徽因又原原本本把一切告訴了金岳霖。金岳霖的回答更是率直坦誠得令人驚異:“看來思成是真正愛你的,我不能去傷害一個真正愛你的人。我應該退出。” 
      
    從此,他就成了她靈魂深處的那個人。毗鄰而居,幫林徽因解決一切難題,甚至她和梁思成吵架了,也來幫她調解。不比徐志摩詩人般放蕩的愛,愛得激烈,落幕匆匆,他以自己的方式,默默地愛著她,呵護著她,終生未娶。就這樣廝守了吧,雖不能同枕共夢,卻也與她終老了啊。

      
    沒有花前月下,沒有山盟海誓,我懂你,這就是我愛你的方式。這份高貴的愛,讓我不禁想起柏拉圖的那句話:“理性是靈魂中最高貴的因素。”   
       
    光陰是涼的,愛卻是世間最暖的力量。

    當我們老了,寫不動了,文字不再更新了,我們會不會以這樣的姿態重逢呢?望著昔年的字跡,重回相愛的歲月里,并肩老去。此生不見,再也不能見了,也許最好的結局莫過于此,過去的戀人,停留在記憶里最美,你是定格的,他是永遠的。偶爾憶起,一笑而過。


    有人說,最愛的人不適合相守。是哪一種相守呢?金岳霖和林徽因朝夕相處,從紅顏到遲暮,張愛玲和胡蘭成廝磨癡纏了一輩子,占據了她的整個靈魂,羅伯特和赫本雖未有婚姻之名,但相濡以沫了彼此的余生,他最懂她,這就夠了。老了又如何?只要愛過,便無遺憾。見與不見,你都在我的靈魂里住著,一生一世。這便是我見過的最浪漫的愛情了吧。 
      
    每個人的一生都會經歷過轟轟烈烈的感情吧,只有愛過,才能真正懂得愛人。我幸運,我愛過,我遺憾的也是,愛過。   

    見過好友的一句話:“總是后悔的人,不會成長”,我終于懂得了許多以前不能領悟的道理,想必已是成長。一生能有一份燦若煙花的回憶,我的生命因此而豐盈。   


    雖不是名人,不曾有名垂青史的愛戀,也不是作家,寫不出縱橫千秋的史詩,然而,每個平凡的個體都有自己的宿命,哪怕是微小的幸福,只要是溫暖人心的,那么也值得守候。  
     
    有些人傷春悲秋,為逝去的花落淚,有些人愛恨纏綿,為一生的愛糾葛,有些人風淡云輕,為花花世界觀望。不同的內心世界有不一樣的故事,筆下自是百花盛開,無論哪一種,都值得敬畏,生命是對等的,我們不必評判。 

    秋天是一個回憶的季節,不是悲涼,同樣有收獲。若我在春天播種下的幸福的種子,生根抽芽,那么今秋,我是否能夠收獲愛的圓滿?   

     
    其實,愛與被愛,都是幸福。放下,即自在。 
     
    秋是涼的,一粥一飯是暖的,筆是涼的,一字一句是暖的。可以想象,窗外涼風嗖嗖,室內一張小木桌,一杯熱茶,一首清音,一支筆,聞得到煙火的香氣,落筆是夢中的詩意,你與我,相視一笑,心驀地生出一朵花來,光陰清喜,這無不是溫柔的慈悲。   
     
    光陰且涼,你且涼著,我心自有暖意。


    作者:淺月若寒,公眾號:淺月若寒(qyrh147)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雪野百里香  > 文件夾1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當高尚遇到高尚
徐志摩、金岳霖、梁思成,為何才子鐘情林徽因?
林徽因死后,梁思成再婚,金岳霖曾坦白愛他的老婆
金岳霖為林徽因終生不娶
林徽因去世7年后,金岳霖為何跑到林徽因的墓前待了一夜?
金岳霖與林徽因 | 人生需要的是陪伴,不是陪襯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广西双彩24选7的走势图